“流动羊”助牧民摆脱贫寒致富的传说

但就这短短几年,家里年收入翻了4倍,不但住进装修一新的房子,儿子还娶了漂亮媳妇,前年还添了个可爱的孙子。原标题:养上脱贫“流动羊”
牧民致富喜洋洋

“我养的猪不仅换来了新房子,也换来了现在蒸蒸日上的好日子。”近日,在甘肃省环县合道镇陶洼子村赵文科办的养猪专业合作社,说起他的养猪致富经,赵文科眉开眼笑。
一转圈5孔砖箍窑洞,铝…

污水处理厂每天上千吨的污泥,规模养殖场令人头疼的鸡粪牛粪,是影响农村生态环境的两大“污染源”。

看似普通的三间砖瓦房,里面却摆放着齐全的家具和电器,类似楼房布局的客厅、卧室和洗漱间内,装着暖气和WIFI——走进蒙古族牧民吉仁巴雅尔的家,扑面而来的温暖立刻将身上的寒气驱散,眼前的一切让原本打算去访贫问苦的记者惊讶又好奇。
“4年前,我还家徒四壁,整天发愁怎么给儿子娶媳妇呢。”这位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西乌珠穆沁旗巴彦呼舒苏木的54岁牧民说,三四年前,他家还是典型的贫困户,但就这短短几年,家里年收入翻了4倍,不但住进装修一新的房子,儿子还娶了漂亮媳妇,前年还添了个可爱的孙子。
迅速改变吉仁巴雅尔生活的是一群在草原贫困牧户之间“流动”的羊群。
自2013年起,西乌旗每年拿出1000万元实施的“流动畜群”扶贫项目,为每个有经营能力的少畜贫困户提供价值4万元的基础母羊,并签订养殖发展协议书,4年后政府收回基础母羊,但这期间繁育的羔羊归贫困户。收回的基础母羊继续“流动”到其他贫困户,帮助他们脱贫致富。
2003年冬,西乌大雪。由于没有暖棚,吉仁巴雅尔家的300多只羊损失殆尽,眼睁睁看着体弱的母羊和刚出生的小羊羔一个个被冻僵,放了一辈子羊的蒙古族汉子悲痛欲绝,跪在雪地大声哭喊。他说,在草原上,羊群是牧民的一切,有了羊群牧人才有盼头。那以后,吉仁巴雅尔一直努力扩大自己的羊群规模,但进展不大,直到2013年底,家里来了60只“流动羊”。
“之前,家里有50多只羊,每年的羔羊全部卖掉才能勉强维持生活,根本无力扩大生产规模。”吉仁巴雅尔说,有了这60只基础母羊,每年生的小羊羔能留下30只左右用于扩大生产,家里羊的头数逐渐增多。
短短三年间,60只“流动羊”繁殖到近300只,吉仁巴雅尔家的年收入也从3万元增加到13万元。
吉仁巴雅尔脱贫路上的每一步,嘎查长额日禾木都看在眼里。这位年轻的村干部是吉仁巴雅尔家承包“流动羊群”的担保人,也是监督者。
额日禾木说:“‘流动羊群’到谁家,需要嘎查召开牧民大会商议、并经过一系列审核才能确定。羊群到谁家,都有专人监督其经营情况。呼日勒图嘎查100户牧民中有20户贫困户,其中9户已经有了‘流动羊’,今年准备再增加3户。”
西乌旗副旗长玛希巴特尔说:“2013年以来,西乌旗已经有3.8万只‘流动畜’放养到659户贫困户中,产仔畜达到5.36万只,让领养流动畜贫困户每年人均增收800元。”
2014至今,羊肉价格一路走低。在犹豫再三后,去年秋天,吉仁巴雅尔决定减羊增牛,卖掉大部分羊,用卖羊的钱购牛。这位老牧民精心挑选留下了70只母羊,将其余全部卖掉。
过了下午4点,气温开始下降。吉仁巴雅尔和儿子要去给羊添草喂料。父子俩在寒风中收拢羊群,打开两捆草撒进羊群,看着羊吃得差不多了,又在料槽里添了玉米粒,母羊们争抢着吃了起来。“母羊快要下小羊羔了,它们吃得好,生下的小羊羔才壮实,今年秋天‘流动’到别人家也能帮别人尽快脱贫致富。”这位老牧民说。
内蒙古草原的寒冬很快就将过去,吉仁巴雅尔期盼着春天的到来。吉仁巴雅尔家的30头牛这个春天预计会产约20只牛犊,牛群的规模会达到50只,价值约30万元。
吉仁巴雅尔给2岁的孙子取名叫特木伦,这个蒙古语名字里蕴含着“奔向美好未来”的寓意。

“我养的猪不仅换来了新房子,也换来了现在蒸蒸日上的好日子。”近日,在甘肃省环县合道镇陶洼子村赵文科办的养猪专业合作社,说起他的养猪致富经,赵文科眉开眼笑。

污水处理厂每天上千吨的污泥,规模养殖场令人头疼的鸡粪牛粪,是影响农村生态环境的两大“污染源”。但在我市有一家企业,已试验成功这样的项目——

一转圈5孔砖箍窑洞,铝合金门窗,屋内高档的沙发家具,暖融融的火炉,一副小康农家的景象。门前依山傍水,三排整齐的猪舍,走进合作社,办公室、监控室、隔离室、消毒室、保育室、饲料加工室、库房等一应俱全,待产猪卧在产床上哼哼直叫,育肥猪卧在自己的区域里打着呼噜,刚产的幼猪在保温箱里悠闲地转悠,很是可爱。

1月12日,重庆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东风,拿着刚刚来自权威部门的检测报告,报告中关于用污泥和鸡粪牛粪制作的燃料在燃烧过程中,所产生的二噁英只有0.44,大大低于1的限值的检测数据,让他激动不已。

看着大小近500头猪,赵文科说出了他独特的养猪“秘方”——绿色饲料、强化卫生、科学养殖、严格防疫。这每一项“秘方”里,都隐藏着他勤学、勤察、勤思考的“诀窍”。

“我们的努力终于成功了!”王东风把几位公司的科研人员叫来,下达指令:“迅速启动与区县合作的这个项目。”

今年52岁的赵文科,种地多年,但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为了弥补孩子上学的支出,他曾打工多年,但只能维持生计,每年年底,兜里没钱、银行没有存款。为了让日子过得更好,务工多年的赵文科决定规模养猪。

面源污染中的两大污染源

尽管每年家里都养一头年猪,但提起规模养猪,赵文科心里还是没底,“猪舍怎么建?饲料怎么配?怎样才能快速育肥……”一系列的问题弥漫在心头,过了多年苦日子的他没有气馁,决心外出学习。经过多方打听,他去了附近的华池县的一家猪场,义务劳动三个月,边劳动边学习。三个月归来,他顺利建了猪场,东借西凑了10多万元,一次性购进了20头能繁母猪。规模养猪迈开了第一步。

面源污染已成为当前环境污染中的头号“恶人”。王东风说,这是改善农业生产生活环境急需解决的问题。

猪场开张后,赵文科把学习成果用在了他的宝贝猪身上……每天一大早,他从打扫猪舍开始,就仔细观察每头猪的状态,耳朵是否耷拉、粪便是否正常、体温是否正常、活动是否精神……猪活动的一系列细节,在他的眼里都不会放过。喂食中,他对每头猪的饲料都精心称量,哪头猪没吃饱、哪头猪没吃完,他都记在笔记本上,要么电话请教、要么网上查、要么书本寻,每一个问题,他都要寻找到答案。

自从几年前涉足农业以来,王东风的公司就开始关注并投入资金,要在解决农业面源污染上找出一条路子来。

养猪6年多来,他的猪场从20多头增加到年存栏500多头、出栏千余头的合作社,不仅扩大了规模、自己捞了金,周边群众也跟着受了益。陶洼子村民李川川看着赵文科养猪生意红火,自己也眼红了,在赵文科的合作社里学习一个月后,自己独立办起了养猪合作社,目前,已经存栏200多头。附近的许多村民也开始“节省”了年猪,临近春节,到赵文科的合作社里两三户合伙宰一头,方便又实惠,一家人可以放心地外出务工赚钱。看着赵文科养的猪能快速育肥,一些常年在家的村民也效仿他的方法养年猪,推广科学养猪技术成为赵文科的义务课。

2016年起,王东风组建了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与西南大学进行合作,开展面源污染的治理实践。一年来,已先后在北碚马鞍溪、大足十里沟水库等地,运用生物治理方案,在治理水环境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李文

然而,在造成我市农村面源污染方面,还有两大污染源难以解决:一个是各区县都已建起来的污水处理厂中积存下来的污泥,每天有近2000吨。这种污泥里面的重金属以及其他污染物含量较重。目前处理的方式是以填埋为主;二是规模养殖场中所产生的鸡粪和牛粪等,这些粪水会直接造成面源污染。

“这两大污染源如果不能有效解决,将会严重影响农村和农业生产的环境。”王东风说。

合力攻关污染源变成燃料和肥料

2016年,王东风组建起专门的科研团队,在西南大学等生物专家的指导下,开始攻关这两大污染源。

经过不断的试验,如今这一难题已经从技术和治理工艺上被攻克。

“你看,经过微生物处理后的污泥和鸡粪,一点也闻不到臭味,并且能够成为很好的燃料。”在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试验基地里,王东风拿起一块“蜂窝煤”,掰成两块,递给记者。

记者拿起来放到鼻子边闻了闻,一点味道也没有。用污水处理后剩下的污泥和鸡粪混合发酵后做成的蜂窝煤,拿在手上,感觉比煤轻多了。在蜂窝煤炉里燃烧出来的热量,与煤炭做的蜂窝煤没有区别。而在另一间屋里堆放着还未发酵好的鸡粪和污泥,则臭气熏天。

“在对污泥和鸡粪牛粪、甚至餐厨垃圾进行处理的过程中,重点是通过从国外引进的一种微生物工程菌,根据不同的污泥、牛粪鸡粪等,研究出不同的配方,然后在混合的污泥、鸡粪和牛粪及餐厨垃圾中,加上微生物工程菌及相关配方料,进行发酵等处理,使之变成燃料,烧过的燃料余灰,又作为肥料,回到土地中。”大雨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科技人员说,通过处理转化成的燃料,既可用于家庭用燃料,也可代替燃煤,用于工业燃料。

公司在这项科研中,得到西南大学专家的帮助。在西南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里,公司从国外引进的微生物工程菌,通过提纯复壮和优化,成为适应各种污泥和牛粪处理的菌种。

“目前,通过微生物工程菌所配制出来的配方,与污泥和鸡粪牛粪等进行发酵处理的这项技术,在国际上已经成熟。”西南大学教授崔红娟说,通过微生物工程菌的作用,能够将污泥、牛粪鸡粪中的重金属去除。

大足的十里沟水库是一座老水库,多年未经过清淤,其存积在库底的污泥有1米厚。

王东风说,去年,公司与当地合作,利用由西南大学筛选出来的微生物工程菌,运用研究出来的生物治理方法进行治理。如今,这座水库里的污泥,已得到有效的治理。

在治理水库和河流的污泥污染中,抽出污泥很关键。王东风说,公司目前已研制出一种小型的污泥抽取船,用于水库污泥的抽取。

“从目前进行的工艺和技术来看,用微生物工程菌治理污泥和污水以及鸡粪牛粪等面源污染物的路子是可行的,前景不可估量。”崔红娟说,“目前,这一整套的科技成果,正在申请国家专利。”

走出实验室科技成果将推广出去

“作为农业企业,对自己成功的科研成果,不会只放在实验室里,会迅速地运用到实践中。”王东风说,目前,已与好几个区县在洽谈,要将这一成果运用到实践中。公司已决定,先在一个区县进行推广,等大面积运用试验成功后,再在全市推开。

目前,公司已经组建起包括生物专家在内的大面积推广运用的科技团队,并与合作的区县进行对接,将在近期正式启动。

“这条路子走起来,虽然还有不少的难关要攻克,但是,我们有信心走下去,也一定能成功。”王东风说,这必定是一项既有利于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又能够产生一定经济效益的产业。

文/记者罗成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