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宁县教导农民发展鸳鸯鸭养殖

本报记者李传君
1月19日,记者来到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关帝镇清水村,只见一辆辆农用车满载着青菜开往村里的泡菜腌制基地,旁边的冷库里堆满了已真空装袋的青花椒,1986年出生的女支书…

蜂箱一打开,数千只胖绒绒的小蜜蜂“嗡嗡”着将主人团团围住,主人看着箱里酿好的蜜,笑了:“你看,它们一点不害怕,还想找我要吃的呢。”

河南
近年来,河南省孟津县会盟镇李庄村党支部积极引导村民,依托丰富的黄河滩地资源,大力发展科技扶贫推广项目——鸳鸯鸭养殖。目前,村民李海珍已发展到每批存栏4000只,年出栏近万只…

本报记者李传君

福建永安市:从“苦行僧”到酿蜜大哥

河南

1月19日,记者来到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关帝镇清水村,只见一辆辆农用车满载着青菜开往村里的泡菜腌制基地,旁边的冷库里堆满了已真空装袋的青花椒,1986年出生的女支书杨乾英正忙着帮养殖大户罗瑞永给鸵鸟喂食,整个村子产业发展欣欣向荣……

吾谷导读:蜂箱一打开,数千只胖绒绒的小蜜蜂“嗡嗡”着将主人团团围住,主人看着箱里酿好的蜜,笑了:“你看,它们一点不害怕,还想找我要吃的呢。”

近年来,河南省孟津县会盟镇李庄村党支部积极引导村民,依托丰富的黄河滩地资源,大力发展科技扶贫推广项目——鸳鸯鸭养殖。目前,村民李海珍已发展到每批存栏4000只,年出栏近万只的规模,每只鸳鸯鸭重约3.5公斤,市场售价每公斤约12元,特色养殖使她走上了脱贫致富路。

想当年杨乾英高中毕业考上了四川农业大学,无奈因家贫拿不出学费被迫放弃,杨乾英只好到绵阳打工。然而她并不甘于命运安排,不仅一心想着要让自己富起来,也要让村里人都富起来。2013年,村里老支书退休,杨乾英毅然回村竞选,并成功当上村支部书记。

他叫聂书宁,出生于永安市埔岭村,今年42岁,全国农村青年创业致富带头人、永安市蜂业协会会长。

图为李海珍在养殖基地里放养红喙白羽的鸳鸯鸭。梅占国郑战波文/图

“这几年杨乾英带领全村发展产业,赢得了村民的认可和支持,前不久支部换届,她再次高票当选连任村支书。”镇党委书记张琪伟说,而且杨乾英还通过自学,已经获得大专文凭。

“温湿度变化直接影响蜜蜂的个体发育、群体活动、蜂群繁殖等,巢群内温度高于或低于子脾适宜温度,蜜蜂就会采取各种解决办法‘调节’……”在埔岭养蜂场里,聂书宁侃起了“养蜂经”。

村里的三大产业鸵鸟养殖、花椒和蔬菜种植,虽然在杨乾英当选村支书时就已经萌芽,但发展壮大到今天的规模和效益,确实离不开她的引导和规划。

“蜂”助一臂创业路

罗瑞永从部队退伍后一直想靠自己的双手发家致富,可苦于没有技术,后来听朋友介绍说养鸵鸟不需要多少技术,效益也不错,便兴致勃勃地从云南引回20只幼苗,可养着养着就死了15只,后来才知道鸵鸟不能吃含有任何激素的饲料,只能吃蔬菜和草。罗瑞永一咬牙再投入20多万元买回一批种鸟,慢慢摸索掌握了整套养殖技术。

聂书宁1995年从福建汽车厂技工学校毕业,当过车工、糕点师,种过花,卖过农药。打工生活持续了7年后,他决心返乡创业。2002年他在一位爱养蜂的退休领导引导下,爱上养蜂。2003年告别打工岁月,带着师傅送的11个蜂群,踏上养蜂之旅。

在杨乾英的支持和引导下,村里成立了鸵鸟养殖专业合作社,下设7个分社,目前存栏鸵鸟1000多只,共带动全村40多人养殖,并解决残疾人就业10余人,如今,鸵鸟养殖已经让这些养殖户年纯收入达5万至10万余元。“鸵鸟全身是宝,皮可以制作皮包,肉可以卖到50多元一斤,鸵鸟蛋一枚值200多元,就是用来做工艺品的蛋壳都可以卖上50多元!”罗瑞永说,他们与绵阳几家星级酒店和浙江一些皮革制品厂家签订了常年供货合同。

创业,说易行难。养蜂13年来,聂书宁就像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一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大难。

“近几年发展最快的还是花椒,目前我们的祥林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已经是国家级示范社了,本村种植面积达3000多亩,辐射带动三个县11个乡镇共6000多亩,年产值6000多万元。”杨乾英自豪地说。她本人亲手种了18亩,自家也早已摆脱了贫困。

刚开始,缺资金,没法发展蜂群。这年6月,他在西洋下洋木材加工厂发现一群蜜蜂,就想“收”回来养,结果被这群蜜蜂叮得体无完肤,后来还是师傅带着蜂框、蜂箱教他“过箱”,才学会把野蜂训养成家蜂。聂书宁边筹钱发展,边学习技术。他参加永安团市委组织的海西创业培训班,并获得5万元无息贷款,还有一对一的创业指导,创业大门徐徐而开:2004年蜂群20箱、2005年30箱……到2009年达到100个高箱,还创建了永安市首家养蜂合作社,并注册了“嘉露”商标。

涪城区扶贫移民局局长叶德礼介绍,现在该区是四川十强县之一,该区未纳入全省脱贫攻坚总盘子,但全区插花式贫困是存在的,经梳理,尚有1673户3364名贫困人口。2016年全区共解决和争取产业扶贫资金450多万元,在清水村和附近的三联村共有46名贫困人口享受到这项资金的扶持。杨乾英说,清水村运用这笔资金扶持贫困户的方式为:

“迁徙”途中尝甘苦

通过绵阳市三生坊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带动村民在花椒树下套种蔬菜以及大棚、露地种植蔬菜,吸纳两个村46名贫困人口参与,首先每个贫困户每年可保底享有扶贫资金入股分红5000元,然后可享受产业利润分红,每户也是保底5000元,公司还给每个贫困户免费提供种苗及种植技术,产品包回收,这样,贫困户依托公司自己种植蔬菜还有十分可观的利润。

当时,聂书宁养意蜂,每年3月到12月,养蜂人为了追逐花蜜,大约要转场省内外10多个地方,最远到湖北。

杨乾英不仅鼓励村民尤其是贫困户加入蔬菜产业发展链条,她自己就流转了140多亩地依托公司种蔬菜,仅靠这项收入,她家就已经提前步入了小康。

常年追花逐蜜,2008年至2010年连续3个年头他都是腊月才回家,过完年又出去放蜂了。最艰苦的是2010年,养蜂没有赚到钱,过年前7天才回到家,为了要照看蜜蜂,一家人吃完年夜饭,老婆孩子跟他来到福庄蜂场帐篷里住了一夜。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有风雨兼程了。”2010年4月,聂书宁与妻子将6周岁未满的女儿寄养在西洋亲戚家后,又风尘仆仆地赶往漳浦采荔枝蜜去了。时值农忙,亲戚一不留心,正在公路上玩耍的女儿被摩托车撞了。聂书宁与妻子连夜租了一辆车赶回家,蜂场只好委托朋友照看。

伺候蜜蜂要格外小心。一次,从永安运蜜蜂到湖北采蜜,原本20多个小时的车程,却整整花了2天时间。原来,他们都是晚上赶路,白天休息,白天,车子下高速公路,给勤劳的蜜蜂放风。

放蜂也有不少“磨难”。2008年,聂书宁到安溪放蜂采蜜,当地个别“蜜霸”故意刁难,从互不干涉的10多公里外找上门来向他要钱,后来当地村支书给他解了围:“聂书宁是我亲戚,他每年给我2000元房租费,要不你给,我叫他回家。”到了诏安,“蜜霸”向他直接开口要“占地费”;到了龙海,摩托车被偷盗……

磨难重重,家人心疼,都劝他收手。岳父岳母甚至要把一片果园让给他经营管理。

聂书宁深感茫然。2010年年底,便试着“改行”,到湖北去买了60头牛,准备贩卖。那年闹雪灾,雪堵了路,看好的生意给丢了。不会做生意,2011年他又到西洋管理了一年果园。一番折腾让他感悟到,养蜂之所以不会赚钱,就是只顾“追花逐蜜”,严重与市场脱接,自己都在给别人做嫁衣裳。

行业推进“蜂”浪涌

转换思路,聂书宁回到养蜂行业,从2013年起改养中蜂,既可以照顾家人,又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营销上。

他卖的天然蜂蜜、蜂王浆、蜂花粉有了名气。创业中,他认识了许多创业导师和创业青年朋友,借助这一商务平台,他把“嘉露”牌蜂产品打入福州市场,合作社也于2013年被省农业厅评为“省级农民专业合作社”。他卖的蜂蜜品种也从枇杷蜜、荔枝蜜、龙眼蜜发展到金桔蜜、野桂花蜜、槐花莲花蜜等七八种,副产品有油菜花粉、莲花粉、茶叶花粉等。

如今,他还带动周边几十个农户发展养蜂行业,培育了洪田、罗坊以及埔岭、福庄等近10个养蜂基地,通过与外地合作流动放蜂,他已有蜂群500多高箱,年产蜂蜜近10吨,产值超过80万元。2012年还成立了永安市创业之家,当年就带动发展7家农产品小微企业。去年5月,在三明率先成立养蜂协会,目前,协会拥有6000多箱蜜蜂,年销售收入600多万元,带动200多名会员增收致富。

聂书宁不忘初心,充分发挥会员优势,为残疾人免费养蜂培训,首批帮扶26名残疾人认养260群蜜蜂,提供实地调查、布置送蜂、配送工具、养蜂技术后期跟踪等服务,形成“协会
会员 贫困户”结对帮扶和“传授 帮助
兼顾”技术服务的精准扶贫模式,切实帮扶贫困户实现共同致富。他先后荣获“福建青年五四奖章”“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称号。

“养蜂,只是事业的一部分。”聂书宁说,从采蜜到生产花粉、蜂王浆,再到蜂蜜保健品、化妆品,一个立体养殖,资源循环利用,综合开发的生态经营农场,才是他的梦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