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开幕 聚焦“精品”探寻未来

41岁男高音歌唱家杨阳英年早逝,众多音乐圈友人沉痛悼念
痛惜!中国少了一位优秀罗西尼男高音

“弹幕”透露爆款?读影评成为普遍兴趣

中新网上海6月12日电 (王子涛 王笈
缪璐)6月11日,在上海普陀区开幕的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再次把目光投向“精品”,通过互联网影视高峰对话、互联网影视精品论坛、互联网影视精品盛典等活动,以互联网思维推动行业发展,引导互联网影视生态的健康发展。

杨阳

《都挺好》《破冰行动》等电视剧曾引发网络热议,这些来自弹幕等形式的观众自发讨论属于影视评论吗?融媒体环境下,电视剧评论有哪些新变化,如何影响创作者和评论者?昨日举办的白玉兰电视论坛首次聚焦电视剧评论,专家和业内人士共同探讨融媒体环境下的电视剧评论新生态。
鉴定好剧,请看第三集“弹幕”
如今,发“弹幕”已成为观众互联网追剧的一种方式,观众不仅可以借助弹幕来评剧,有些人甚至专门为了看弹幕而在网络平台观剧。
“弹幕”也是当下电视剧评论多元化的一个缩影。在融媒体时代,除了学院派和媒体评论外,许多观众在论坛、微博、朋友圈发表随看随想式的评论。如何看待这些评论的价值?爱奇艺数据研究院院长葛承志认为,弹幕只有经过技术手段总结归纳后,才有利用价值。“就像盲人摸象,每个人的描述都是错的,但放在一起,可以勾画出更加正确的面貌。”
通过分析弹幕可知,一部优秀电视剧的评论会迅速从演员转到角色。“优质电视剧前三集会迅速转移到角色上,如果三集后还在评论演员,那么注定是失败的。”葛承志介绍,以《破冰行动》为例,该剧一开始评论点最高的是演员黄景瑜,但从第三集开始,变成了他饰演的角色李飞。从讨论演员到讨论角色,说明观众入戏了。而且,优质剧会有配角占领弹幕高峰,比如《都挺好》中,配角苏明成的评论数量一度超过了主角。《破冰行动》中,吴刚等老戏骨的演绎也交织占据着评论的高峰。弹幕表明,优质剧的核心在配角,所有的爆款剧目都是群戏,背后至少有一个或以上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这与流量剧集中评论主角的现象形成鲜明对比。
弹幕等网络评论会影响到剧本创作吗?《都挺好》的编剧王三毛表示,尽管过去自己很少关注网络评价,但《都挺好》超高的网络讨论度也引起他反思。“弹幕对于创作肯定会有反哺作用,这些观众评论是直接、真实的反映,作为创作者会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在之后的创作中注重情节合理性和逻辑性、人设的统一性等,警示自己尽可能少犯常识性、逻辑性错误。”
网络评论的兴起,也给了创作者更多的压力。不过,一个优秀的编剧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创作方向,而不为大众言论所绑架。王三毛认为,“有担当的编剧应该清晰地看到主流价值观,给观众看到希望。中国的电视剧观众是世界性的,他们的判断不应为网络的复杂声音掩盖,没有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再好的作品也会写‘飞’。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评价,我们认为这个坚守是对的。”
评论者要有操守和担当
网络评论、大众评论的兴起如何影响当下的评论生态?评论家厉震林认为,融媒体拯救了电视剧评论。他指出,上世纪80年代是评论第一个黄金期,当时,大量新理论进入中国,电影创作人往往需要向评论人“淘宝”,获得创作启发。中间一段时期,评论一度陷入红包影评、人情影评局面,导致评论边缘化,而融媒体开始后,评论进入公共文化视野,重新走回舞台中心。
“融媒体环境下,我们面临新的评论生态。电视剧评论有时候会扩大到舆论、舆情热点,远远超出电视剧作品本身的思想、艺术价值评判。”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指出,影视评论已成为社会的舆论场,影视评论主题多样性,成为社会舆情的重要组成。比如对《都挺好》的广泛评论,引发了观众对原生家庭的一系列话题。对《猎场》的评论引发了观众对城市建设的讨论。这些评论让影视评论超越已有文艺范畴,具有更强的现实观照性,也提升了传播力影响力。
在另一方面,新媒体影评更注重新颖独特的角度,文体流畅,文辞俏皮、个性化,有了更强的阅读体验感。这样的影评更进一步成为一种现代流行时尚,读影评也成为年轻人的普遍兴趣。业内人士认为,新媒体影评的这些优势值得传统评论借鉴,但与此同时,新媒体影评也淡化了专业色彩,削弱了文艺的独立性,往往什么作品大红就一窝蜂而上,影响了评论的客观公正严谨,忽视了作品本身的思想价值。众声喧哗之下,观众和创作者也陷入莫衷一是的困难。李京盛认为,当代影评应该坚持价值评判、思想评判、审美评判的基本立场和基本理论、学术品格,守正创新,警惕随意化、简单化、情绪化、庸俗化的评论倾向和商业化炒作。“评论者要有操守担当,对大众和作品负责,评论健康、良性发展,作品才能更好传播。”

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11日举办。本次论坛以“精品使命时代新声——互联网影视的引领与担当”为主题,关注新时代互联网产业创新升级,为行业发展献计献策。

本报记者 韩轩

责任编辑:刘迅

现场发布和解读了2019年度《视听新媒体蓝皮书》《2019年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及“2019互联网影视精品排行榜”,各界与会嘉宾在分享年度成果的同时,凝聚行业共识。

一则令人悲伤的消息在音乐圈传开,6月10日下午,我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杨阳不幸去世,年仅41岁。他的去世或与身患抑郁症有关,其突然离去也让亲友倍感震惊与沉痛,纷纷感叹:中国少了一位能胜任罗西尼笔下男高音的优秀歌唱家。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党委副书记、《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常务副主编崔承浩现场发布2019年度《视听新媒体蓝皮书》,并对近两年网络视听内容创作进行了六大层面的梳理和总结:一是网络视听宣传阵地不断巩固壮大;二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持续繁荣,产业加速迈向成熟;三是精品质量持续提升;四是网台融通互动进一步增强;五是技术创新带动产业升级;六是国际合作走向纵深发展。

杨阳是首都师范大学声乐教授,也是中央歌剧院特聘艺术家,曾入选“中国十大男高音”。2005年,他获得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意大利《唐璜》国际歌剧比赛男高音第一名,并获得中国政府舞台艺术最高大奖第十二届“文华表演奖”、中国声乐最高奖第四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等奖项。

针对当前互联网影视精品创作不断增加的喜人现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和北京大学视听传播研究中心特别展开调研并推出了《2019年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北京大学视听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陆地教授现场分享了报告成果。

杨阳多次登上国内外表演舞台,就在今年年初,他还在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出演角色。以至于6月11日凌晨,杨阳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开时,很多音乐圈人士感到难以置信。在得知消息属实后,许多认识他的朋友、听过他歌唱的观众和曾接受他指导的学生自发悼念。

在第一场圆桌对话中,爱奇艺副总裁陈潇,今日头条内容生态总经理洪绯,腾讯视频副总编辑黄杰,以及阿里大文娱CFO、阿里文学总裁、阿里互娱总裁黎直前分享了各大平台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意识。

著名乐评人陈志音也是6月11日早上听到杨阳去世的消息。从2006年歌剧《杜十娘》首演起,陈志音就开始关注在剧中饰演男一号的杨阳。虽然当时年轻的杨阳在表演上还略显生涩,但陈志音觉得,他的音色非常好听。后来,杨阳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了不少中外歌剧。“印象很深的就是他和石倚洁以AB角形式出演的《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我觉得他毫不逊色。”而在《北川兰辉》中,陈志音形容杨阳的歌声恰似“亚平宁海面初升的朝阳,光华绚丽,美妙无比”。

陈潇表示,当下,网络视听行业快速发展,视频平台必须认真肩负起两个方面的责任。一是社会责任,所有内容创作都要围绕人民文化生活需求和社会发展;二是行业责任,与行业各家共同建立良好有序的生态环境。洪绯提到,今日头条通过提供公平和普惠机制,组建国内最大的人工智能审核团队,为优质的内容创作者提供更多变现的可能,在海量内容涌现的情况,提升优质内容,打压低质内容。

在陈志音看来,杨阳是优秀的罗西尼男高音歌唱家,“他的中低声区有密度、有力度,高音也非常松弛,极具穿透力。”而且陈志音认为,在杨阳这一代青年男高音中,他是音乐修养非常好、钢琴也弹得很好的人,“可能很多男高音在这方面都不及他,正当艺术成熟期英年早逝,不胜痛惜!”

黄杰介绍了腾讯所推出的视觉系统、互动视频等一系列创新尝试,表达了平台如何通过优质的内容、贴心的产品和技术的升级,不负用户好时光。黎直前认为,对年轻人的责任始终要放在第一位,如何把正能量作品喜闻乐见化是最重要的事情,同时要去掉过度娱乐化、商业化、流量化的内容,用平台的正能量影响行业上中下游。

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唱家刘嵩虎也对杨阳的音乐修养印象非常深刻。“他弹钢琴是声乐圈里弹得最好的几位之一,而且他是一个对专业一丝不苟的人。唱罗西尼男高音只有精益求精才能唱好,他就是。”2003年刘嵩虎和杨阳一起在德国比赛时就相识了,后来多次合作,在刘嵩虎印象里,杨阳排演剧目时,在音乐作业的环节表现就很完美,“等到了台上他放得很开,而在生活中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

第二场圆桌对话围绕网络影视精品发展的命题展开热议。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国家一级编剧马中骏认为精品必须包涵三个要素,第一是人物、角度、话题等方面的创新;第二是剧本、制作、完成度的品质;第三就是受众。在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看来,好的作品要有情感共鸣,让人有向上向善的作用;其次鲜明的个性形象、曲折的情节等,都会为作品添光加彩。

做事一丝不苟、为人认真,几乎是所有人对杨阳的统一评价。中国东方歌舞团独唱演员、著名民歌歌唱家赵大地曾在2000年和杨阳一同参加中央电视台青歌赛,还与杨阳是室友。“他特好学,没事儿就练歌,还特别关注民族唱法,总问我们几个唱民歌的:‘你们怎么唱那么高?’”赵大地说,杨阳在歌唱时也借鉴了民族唱法的发声方法。2008年,杨阳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年音乐会中使用意大利语演唱陕北民歌“泪蛋蛋落在沙蒿蒿林”,为中国民歌走向世界作出积极尝试。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华影天下(天津)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叶宁阐述道,优秀的电影创作追求两种满足,一种是内在的满足——情感的力量、人性的共鸣;一种是外在的满足,电影是期待,是创造新的世界、未曾到达的世界,但是梦想到达的世界,能达到这两方面的电影作品,一定是不朽之作。(完)
责任编辑:刘迅

此外,刘嵩虎还向记者指出,网传杨阳今年44岁或45岁的年龄并不属实,“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他在德国时还在我家里住过一个星期,我记得他出生于1978年。”后经杨阳微信官方认证平台“杨阳声乐塾”公布,杨阳年仅41岁。

责任编辑:刘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